分类
文章

理性看待历史中的人物–海宁读书会第十二期活动

最近在看吕思勉先生的《大中国史》,其中吕先生关于对岳飞和秦桧的评价,让我感到很是意外,在我们已有的历史观念里,岳飞和秦桧是黑白分明,正邪两立的,脸谱化的鲜明形象。然而吕先生通过自己多年研究,他发现岳飞只在郾城之战中在兵力占优的情况下略有获胜,在对北抗金过程中并没有多少实质性的胜战。而且,更耐人寻味的是,在金将宗弼渡江追击高宗时,他更是躲在江苏冷眼旁观!而与此同时作为手握兵权的一方诸侯,岳飞的军队既耗费了大量的中央财政,更显露出割据一方、尾大不掉的倾向。这对当时的朝廷而言是非常大头痛的问题,唐朝藩镇割据的危害大家是有目共睹的。

当然,我没有详实了解过当时的史实,所以我也无法做出自己的判断。不过这观点倒是又一次让我对自己的认知做出了反思。我们从小建立起的认知框架,基础的部分大多都是在学生时代从课本上学来的,而我们在接受这些知识时是没有多少分辨能力的。现在我们知道,学生时代的很多教学内容是有错误的,或者说是片面的,多年以来我们一直延续着非黑即白的教育理念。特别是在历史人物的教育中也往往会现在的观点出发,简单的告诉孩子们“谁是好人谁是坏人”,而对于历史人物的判断哪里这么简单。

首先,历史人物作为特地历史环境下的个体,我们对他们的认识和评判必须是置身于当时的时代背景之中去观察和解读,而不能脱离这个前提,随意的按照我们今天想当然的看法去隔空点评,时代变了,历场变了,价值判断的标准也就变了。这就是我们在认识历史人物时,常会因为不理解时代背景而无法理解当时的很多事情。

在史书中,我们会看到北方游牧民族匈奴有兄终弟及的习惯,而这种继承中是包括财产和妻妾的,当时的匈奴人把女人当做私有财产,整个族群都认可这样的行为。这在我们看起来是完成不可理喻的,但如果你要以现在的眼光去苛责那时的行为就完全违背了历史,毫无意义。

其次,我们历史人物归根到底都是实实在在的、有血有肉的人,每个个体都是有情感、有认识、有局限的,没有那个人是天生完美的,或是完全没有一点可取之处的。这正是人性的复杂性所在。我们每个人的成长轨迹,也是会随着年龄、学识、认识、阅历等不断地变化发展,每个阶段都会有不同的表现和体验。更别说历史人物了,而他们大多数又属于政治人物,这样的人往往都是有着比较复杂的成长轨迹的,思想的变化可能更为激励,表现在行为上可能就有更大的反差。

比如,戊戌变法时期的康有为是要求积极变法改良国家的进步人士,可到了后期他又变成的因循守旧、阻碍进步的保皇顽固派。再如,汉高祖刘邦年轻是就是个村里的地痞恶霸,放在现在肯定是政府严厉管控或打击的对象,而后来他在登基称帝的过程中也常常偷奸耍滑,玩无赖。就这样他还是创立汉室基业,而且在位时的朝局也算是清明。人性的复杂性和多面性由此可见,我们不可能简单得说康有为是进步的,或者刘邦就是个无赖。

再次,我们在了解历史的过程中,其实很多都是通过间接的材料中获得的。在考古上,最有效力的证据就是文物,其次是就是史料,而史料中又以正史为优先,次而是其他书籍文献等。而即使是正史,也都是有很多历史的局限性。我们都知道,凡是朝代历史悠长的,相对来书正史里记载的正面信息就比较多,而朝代历史就短的,则正史里记载的负面信息就比较多。这是因为在朝廷政局稳定,有较强把控能力时,同时期的正史编撰是受当时朝廷控制的。如果政局出事,接近朝代结束时,这一时代的正史基本都是由后续政府来负责编撰的,这时出于政治立场的不同,政权合法性的确立需要等都会倾向于更多的负面记载的出现。这是我们在认识历史时需要特别注意的。

同样的,我们如果不是直接看史料去了解历史的话,所了解到的信息又经过了历史书籍作者的处理,这些著作又难免不受作者自己的观点或价值倾向的影响。这时,我们又要多一份严谨和求真的态度来审视了。

史书越看越能了解历史,同时越看也越容易产生更多的疑问,面对历史中的人物,我们要更为理性和平等去认真看待,形成自己的认知。

b.jp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